字体

第五百四十章 众正盈朝

(28+)
京师笼罩在一片戚风惨雨之中,空中不时刮起一阵大风,淅淅沥沥的雨便“哗哗哗……”地吹到宫檐下。皇城里无数的宫室阙楼,都笼罩在朦胧的雨幕之中。
前些日子阴了好多天的乌云,这会儿终于把雨下来了。雨一下便是连绵不绝。
御门外,收了伞的太常寺卿袁珙,忽然被一阵斜飞过来的雨、淋得一头一脸全是水。不知是被淋了雨、还是因为甚么事,他怒不可遏,破口大骂。
袁珙以前是个看相的,他自己的面相也长得不错,方方正正的脸皮肤白里透红,耳朵也大。但此时他的脸已因极度的愤怒而扭曲了,脸色也是白一阵青一阵,眼眶里泛着血丝!
周围还有一些大臣,他们神态不一。东宫故吏杨荣跟着袁珙一起骂,骂的人正是张辅。郭资唉声叹气,兵部尚书茹、太常寺卿薛岩等人沉默不言、神情凝重。
袁珙毫无顾忌地大声怒道:“他张辅手握重兵,连圣上也对他百般迁就,只望他早日平叛!他倒好,对付异己便十分卖力,构陷江阴侯,逮捕平汉左副将军宁远侯,那叫一个雷霆手段!可一遇到叛军,便是一败涂地、溃|泄千里!我看他张辅,连当年的曹国公亦不如!”
张辅贵为英国公、皇亲国戚,贵妃娘娘生的皇子是他的外孙。在此之前,不管朝中的谁对张辅不满,都不敢当众这么骂他、多少也得留些颜面。但是现在袁珙似乎豁出去了,完全不再避讳。
就在这时,司礼监太监海涛来到了奉天门外。
不等海涛开口,袁珙便急不可耐地上前问道:“圣上今日不来御门听政么?”
海涛一副痛心的样子道:“湖广的消息传回来,皇爷一连几日没有上床睡觉,唉!皇爷的龙体也消瘦了……”他拿袖子轻轻在干燥的眼睛上一揩,“昨夜皇爷才终于回乾清宫,安寝了一夜。”
袁珙又问:“圣上现在东暖阁?”
海涛摇头道:“皇爷在乾清宫。两个月前,高丽国国王进献的一些美人就到京师了;皇爷却一直忙于国事,连面也没见她们。今日才在乾清宫召见,不想辜负了高丽国国王的一番美意。”
袁珙听罢愣了一下,便道:“臣等有要事请面圣。”
海涛便道:“那诸位大臣请跟咱家来,在乾清门外候着,咱家进去为诸位通报。”
于是袁珙等人撑开伞,跟着海涛离开奉天门、然后往北走。
大伙儿来到乾清门外,等了许久。
果然海涛又出来了,说道:“今日皇爷疲惫,无心召见大臣。皇爷说,请袁寺卿入内面圣、奏禀重要之事;别的大臣都先回去,各司其职罢。”
众官拜道:“臣等遵旨。”
袁珙便跟着海涛进乾清门去了。
刚走进乾清门,袁珙顿时便在“哗哗……”的雨声中,隐隐听到了丝竹管弦之声。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自从湖广大战官军战败的消息传回京师之后,朝廷内外皆是一片沉重苦闷,这等时候谁还有心境、对声色有兴致?
他打着伞越往乾清宫走,那音律的声音便越清晰了。袁珙并没有听错!而且此时他还听到了女子的嗓音。
待袁珙走到乾清宫殿门外时,便看到大殿里白天也掌着灯,里面穿着绫罗绸缎的一群女子、正在载歌载舞。她们扭动着身姿,极力向北面宝座那边展示着美貌。袁珙惊愕地站了一会儿,便见那些女子在琴声萧声之中,聚拢成圆,然后长袖向四面一起甩出。
一时间,仿佛一大朵姹紫嫣红的花猛然怒放一般,场面相当喜庆。
“袁寺卿,跟咱家来。”袁珙小声提醒道。
二人从宫室墙边,绕过正在鼓瑟吹笙、载歌载舞的高丽美人们,来到了上面的御座旁。
朱高炽的脸有点红,看起来已经至少喝了好几杯酒了。他瘫坐在柔软舒适的大椅子上,看起来并没有丝毫消瘦。
“臣叩见圣上!”袁珙在御座一侧跪伏下去。
“平身。”朱高炽道,“你有何要紧之事?”
袁珙沉声道:“英国公误国,党同伐异居心叵测,或有勾结叛军之实……”
不料朱高炽径直打断了袁珙的禀奏,说道:“别理张辅了!朕告诉你罢,张辅着实有丧师失地之罪,但他没有异心。他要是勾结高煦,早就投降了,还用等到现在吗?”
袁珙一时间竟不知道说甚么才好。他沉吟了片刻,便拱手道:“臣请圣上召见大臣,商议应对之策。”
朱高炽眯着眼睛,竟然露出了一丝笑意,打量了袁珙一会儿。袁珙被看得浑身不适。
“朕寻思了几日良策。”朱高炽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忽然醒悟,俺们大明朝廷眼下是众正盈朝;内外臣民,皆忠臣能臣。朕便觉得,让尔等大臣商议着处理军国大事,岂不更好?”
袁珙顿时紧张异常,忙道:“臣恭请圣上主持大局。”
朱高炽的表情变得很严肃,一本正经道:“朕所言非虚,你回去告诉各部堂、各寺官员,大事都商量着办;朕很信任大伙儿。奏章就让杨士奇、杨傅、杨荣三人,用蓝笔批复罢,要先与诸位商议好。”
“圣上……”袁珙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朱高炽又道:“争执不下的事,再写成奏章,叫海涛送进来。”
袁珙忙道:“臣等正商议着一件事,请圣上定夺!如今的平汉大将军人选,魏国公应是最妥当的了……”
朱高炽道:“那你们去请魏国公便是。等办好了,朕给他封平汉大将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