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139章 一个惊喜

(28+)
易逍遥等人怎么也没想到,打败了这位无畏狱司铜古之后,竟然发现这个家伙并不是天人族的人。

而此时听着铜古的言语,显然没有太多虚假的可能。

易逍遥眉头紧皱,他的确很想从铜古口中了解一些关于这镇魔狱的信息,但现在血幽的状态,让他没有心思去想其他任何事。

“既然如此,那你便告诉我,我的同伴吸收了你体内的药力,到底为何会变得这样!”

随之,易逍遥朝铜古开口问道。

他刚刚可是在意到了铜古所说,血幽会和他一样的下场。

“那是天人族,仿制血脉之力所创造出来的东西,你可以称之为血脉之毒。”

铜古沉声开口道:“此毒具备着天下各种血脉之力的特性,融入人体便会得到几近无敌的力量!”

听闻此言,易逍遥顿时心中一惊。

因为在此之前,他便已经知晓,天人族在仿制天地之魄,并用无数强者的身体作为实验体。

没想到,天人族的秘密,远远不止仿制天地之魄这么简单,竟然还在仿制各种种族的血脉之力!

“只不过,既然是毒,自然不可能只有这极大的效益,中此毒者,所将承受的副作用,要远远比其中的效益高上无数倍!”

铜古那低沉沙哑的声音还在响起,声音中带有着丝丝的颤抖。

“首先,这血脉之毒会渐渐的融入她的身体,慢慢侵蚀她的身体,让她的身体不属于她自己,甚至不再受她意识的控制!”

说到这,铜古面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痛苦与抗拒,似是想起自己曾经所经受过的某些经历一般。

“你们真的以为,不知道痛苦,不惧任何伤势,真的是一件很完美的事情吗?”

他似是在向易逍遥等人发问,又似是在自言自语:“不!那只是这种血脉之毒,将我的身体沦为了一具徒有强大力量,想死都死不了的行尸走肉罢了!”

铜古看着自己身上的伤势,用断裂的手臂去撕扯本就惨不忍睹的伤口,面上呈现出剧烈的痛苦之色。

“你们永远也无法体会到,能够感受到肉体上的痛苦,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他的面部已经痛苦到狰狞,但却是哈哈大笑,笑得无比的痛快。

易逍遥等人看到这一幕,眉头不禁微微一皱,不过他并不认为铜古的行为太过变态,而是能够从那畅快的笑声中,感受到对方曾经经受过多么残忍的折磨。

若真说铜古已经变态扭曲,那也是被天人族一手造成。

易逍遥终于有些明白,铜古为何会如此痛恨天人族了。

只不过,越是如此,便越是让他担心血幽。

易逍遥可不希望,血幽会经受铜古所描述的那种种折磨。

因为伤势过重,铜古的笑声仅仅持续了片刻,便被一连串的剧烈喘息所打断。

他似是意识到了自己所剩时间不多,也明白易逍遥在忧虑什么,便是忍着痛苦继续开口。

“你们不必为那个小丫头白费心思了,因为这种血脉之毒的最大副作用,便是几乎没有人能够承受其中的毒性,可谓中者必死。”

铜古看着易逍遥干哑一笑道:“或许这句话从我的口中说出,你们并不相信,那我便告诉你一个故事吧。”

接着,随着铜古的声声叙述,让易逍遥等人得知了一件被天人族隐藏了数千年的秘密。

原来这铜古是来自数千年前天域之中的一个名为古战族的种族,更是古战族的族长!

古战族,据说天生便有着不亚于妖兽的肉体,个个皆是与生俱来的战士。

故而在数千年前,古战族在天域之中也乃是一方不弱的大族,虽不及上古七族的强大,但也是人尽皆知。

只不过,这个强大的种族,徒然有一天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如同被灭族一般,可却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人或势力将之覆灭。

因为让古战族沦为如此下场的,正是天人族!

天人族看中了这个种族那天生的强大肉体,悄无声息的抓来了所有古战族族人,以他们作为实验体进行测试仿制血脉之力的效果,欲要将他们全部改造成一批可怕的杀戮傀儡!

但因为天人族仿制血脉之力的能力不够成熟,所制造出的血脉之毒威力虽强,但毒性太过恐怖,整个古战族族人皆是在身中血脉之毒后,经受无尽折磨而死。

最终,只有铜古一人,承受住了血脉之毒的毒性,活了下来……

当然,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自然是被天人族瞒天过海骗过了世人。

而易逍遥等人听完这个秘密,内心震动之余,面色更是苍白。

就连整个古战族都被血脉之毒所折磨而死,那血幽……

随之,易逍遥目光看向铜古,心中却又浮现出一丝希望。

至少,铜古还活了下来。

“就算这小丫头如我这般活了下来,我也劝你们立即杀了她!”

似是看出了易逍遥的想法,铜古摇头苦笑道:“否则,等那血脉之毒彻底融入她的血脉,控制她的身体与意志之时,她想死都死不了了。”

易逍遥等人心中的希望瞬间破灭,面色也越发的阴沉了起来。

让他们杀了血幽?这这么可能!

不过就在此时,一道有些冰冷且充斥着痛苦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让易逍遥等人神情再度一变。

“放心,这种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