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九章 你发财了

(21-)
第九章 你财了

“无所谓,只不过是个路人而已。”桀骜男子撇撇嘴,丝毫不在意,“不过我有其他的事跟你商量,过来坐坐?”

厄运神主望着九重浮屠塔,脸庞抽搐,安静了数个呼吸之后,冷哼一声,朝着窗口而去。

秦玄被生生挤出了自己的识海,这是第一次生这般情况,随后识海中传出急剧的战斗劲气,半柱香过后,秦玄惊愕的现,自己已经七窍流血,好在识海的大门已经打开,到处都是撕裂的景象,那桀骜男子和焚川两人的虚影都趴在窗口上喘着粗气,身影变得透明许多,原本充斥在识海中的青色神光,也消减了七成,秦玄可谓损失惨重。

“你财了,小子。”焚川气喘吁吁的朝着秦玄开口道,“那厮已经被我们骗过来灭了,你还不知道他的强大,脱离了这座浮屠塔,我们两个在外边不是他的对手。”

焚川一边说着,一边艰难的吞咽这唾液。

秦玄并不太关心后边几句,只是沮丧的看着满目疮痍的识海,问道,“了什么财?”

“喏。”那一直没有开口的桀骜男子甩手将一道光影打入秦玄几乎干涸的识海之中,顷刻间,秦玄好似感受到难以置信的精神力源泉在从识海下方疯狂的井喷!干涸的识海平面迎风暴涨,滔天巨浪席卷,精神力能量升腾而起,将因为战斗产生的撕裂尽数抹平,隆隆回响震得秦玄双耳溃。

“咱们真得不留一些备用吗?”

“他和咱们,有什么区分吗?”

“哈哈哈。”

九层浮屠塔窗口在两人的笑声中关闭,一层窗口才敢开启。

“兰兰,快看,主人的识海又有大长进了!”黄傀三开心的呼喊着自己的爱人,兰兰欣喜的站在黄傀三身侧咯咯的笑个不停。

血池之上,秦玄还悬在半空中,此时,无论是男童还是素雨城城主,都惊愕的望着秦玄隐隐散精神力波动的身影,血海下方祭坛长老愤怒的咆哮还在持续,可当秦玄睁开双眼的一瞬,天地之间好似安静了下来。

“原来,这字咒我念错了好多字。”秦玄嘴角扬起,单手结出奇异的指印,身形直奔血海下方而去。

“吓!”素雨城城主大惊,祭坛长老还在下面,秦玄这般跳下去,莫不是想要轻生。

秦玄口中念念有词,字咒随着血海波纹涤荡穿行,沿途透过三名祭坛长老高大的白骨,令三名祭坛长老猛地静止在原地,双眼的魂火出现了挣扎的跳跃。

字咒不停,魂火不再安定,当秦玄抬起手掌,阴阳图虚影包裹着幽绿和灰黑两种颜色涌出秦玄掌心之时,六道魂火从三人的眼洞中不甘的飞出,绕着秦玄手上的阴阳图徐徐旋转。

“给尔等生,则生,”秦玄手中的阴阳图骤然加,六股魂火在源字诀光芒的锋锐下成了极为精纯的魂纹之力。秦玄抖手间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三具曾经得到的骸骨,将魂纹之力按在骸骨的眼洞之中,再次念出字咒,隆隆的响声似是从天际传来,幽绿和灰黑两股死气在天空激荡,化作洪流朝着秦玄掌心而来。

“净化!”

二字出口,秦玄手中阴阳图收拢,高空上弥散的死气风驰电掣的进入秦玄手中,凝成了一枚其中双色追逐的丹丸,秦玄将丹丸拍入星核丹田之中,身体浮出血海,那三具骸骨跟随在秦玄身后,形影不离,这等手段当真令素雨城城主大开眼界。

“我们上去看看。”秦玄自己也不知道此时精神力达到了何种程度,随着意念一动,精神力窥探瞬间冲入了高空,将上方的祭坛全貌看的清清楚楚,包括散落在祭坛旁的森然白骨,那都是失去了祭坛之光魂纹驱使,而断绝了生机的骨族战士。

男童望着秦玄的背影,若有所思。

“你当时是看错了,这祭坛并非是厄运神主的残躯,而是他被打碎的神格塔。”秦玄拍着男童的肩头,“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东西对你有大用,我教你一种炼体之术,你先将这祭坛收入体内慢慢炼化,对你很有好处。”

“谢谢大哥。”男童对秦玄绝对信任,其修行天赋更是乎秦玄预料,半柱香的工夫,耸立的祭坛便在轰鸣声中,被秦玄念着字咒逐渐缩小,男童催动法门将其吞入身体之中。

“还不知道兄弟性命。”素雨城城主看出秦玄的身手不凡,也看出了此行终于有了结果,祭坛的消失,见证了整个骨族中天的消亡。

“玄修罗,道玄城的挂名城主。”秦玄淡然一笑,刚刚在识海中吞下之物,现在回想起来当真了得,那是一位域外神主的精神力本源,虽然残缺,但其中包含的修行之法和修炼方式都令秦玄大开眼界,尤其是当秦玄打开一个个记忆节点,看到了其中珍藏的部分记忆之后,心中燃烧齐了冲天的斗志。

“道玄城城主是兄弟你?”素雨城城主本以为秦玄会是个小辈,这样看来,身份竟然和他平起平坐,当即不敢托大,赶忙朝秦玄施了一礼,“多谢修罗兄弟救我素雨城,修罗兄弟此举对风之国乃是无上功勋,我定然如实报于国主,争取给兄弟挣来个荣耀头衔。”

秦玄依旧淡然,要知道荣耀头衔对于这片天地的修行者来说,甚至要胜过生命。

“骨族应该没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