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章 我见过他

(19-)
第六章 我见过他

“我见过他,确切的说,我见过他的陨落,我知道,大哥你说的就是他,他从天而降,好似砸中了骨族中天,血雨弥天,天空化作了两种不同的颜色,和外边一模一样,那祭坛就是他的残躯,我睁开双眼之后的半年之后,他摔落在我上方,把我震晕过去,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头顶上方便成了一座祭坛,那时候大战彻底结束,原本流向我的血液,都朝着祭坛而去,我没有办法获得血液的滋养,永远的成了这副模样。”男童在说话之时,秦玄一直盯着他的双眼。

“嗯。”秦玄没再过问,他们的交谈没有第三个人听到。

战舰停靠在一片沙丘,这里在万年之前,也曾是山峦并起之地,大战令山川荡平,成了这副模样,步行其上,秦玄好似有种回到了两年前找寻玄武之血时进入沙漠的错觉。

白骨之城,冲天而立,足足囊括周遭百里,即便不进入其中,也能够感受到其中散出的森然之气。

无论是守城的骨族兵卫,还是城头站立的巡逻卫队,都背对着秦玄一行,他们每个月一次的祭祀已然接近了尾声。

素雨城城主仰望着高耸的白骨城楼,心中的震惊难以言表。

“兄弟,咱们就这么走进去?”城主现自己的脑子已经不太灵光了。

“从下面,等会祭祀结束,祭坛之光将魂纹之力反馈道每一名骨族战士的骨锤之上,他们便相当于全部活了过来,我们若是就这般进去,百死无生。”秦玄望向男童,“你在地下待了那么久,熟悉的很吧?”

男童好似没有听到秦玄的话,眉头扭作一团,秦玄试探的将精神力从指间渡入男童的体内,这一瞬,秦玄猛地被震飞,男童回过神来,跑到秦玄身前,“大哥,你没事吧?”

秦玄从地上撑起,摆了摆手,“带路吧,地下你熟。”

“嗯。”男童张望着附近,走在前方,蹲在地上挖了一会儿,“无聊的时候我弄了几个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通气孔来者,正好派上用场。”

男童背对着秦玄,声音听起来天真无邪,秦玄的手指已经摸在储物戒指上,雷鸣刃正在待命,可能手起刀落之间,男童便会被一刀劈碎,可秦玄愣了足足三个呼吸,缓缓的将手放下。

“兄弟,人命关天,莫动妇人之仁。”素雨城城主刚刚从秦玄的余光中感受到了微妙的杀机,虽然一闪而逝,但他乃是久经世事的老江湖,那男童一路上的表现早就引起了他的怀疑,男童身上的内甲他看的分明,内甲的末端,乃是白骨指骨做的流苏。

“你多虑了。”秦玄转头和素雨城城主对视,面无表情的开口道。

“呼--”城主愣了半晌,摇摇头,没有再言语。

男童招手,“大哥,这边。”

“来了。”秦玄应声前去,男童将地面挖出个坑洞,跳入其中,下方的通道比秦玄想象的还要宽敞。

“跟上。”素雨城城主无奈的耸耸肩,招呼众人跟随。

秦玄拿出了照明石,通道蜿蜒曲折,没有丝毫风声,持续前行了一刻钟之后,头顶上方传来了纷乱沉重的脚步声,那是骨族兵卫们结束了祭祀,恢复了行动能力之后的躁动。

隆隆的响声听起来足有数万骨族,令下方穿行的素雨城修行者心惊胆颤。

男童走在前边,看上去轻车熟路,沿途起起伏伏,半个多时辰过去之后,秦玄能够听到潺潺的水声,空气中荡漾着刺鼻的血腥。

“就是前面,当初我睁开眼时的一个地下大坑,本来已经在许久之前干涸了,因为这次中天相撞,骨族屠戮了人类,现在人类的鲜血已经渗入地下,开始重新汇聚到这座大坑之中。

血海。

秦玄看到的场景骇人至极,素雨城城主面色苍白的双腿软,两眼喷出怒火。

素雨城为风之国第三城,修行者保守估计有接近百万,此地的血海汇聚了百万人的鲜血,光是刺鼻的气味便令人头晕脑胀。

“簌-”

平静的血海中一道猩红血柱升起,稳稳的顶在血海上方的一个坑洞中,坑洞内魂纹流转,将猩红血柱吞噬,化作一道红芒消失不见,每隔几个呼吸,便有一道血柱被上方的坑洞吸收,诺大的血海上方,有整整十六个散魂纹波动的坑洞,看上去运行的极为精密。

“吞噬炼化血海的能量,转化为骨族能够使用的魂纹,”秦玄身为十一品巅峰的阵灵师,也没有办法布置出如此精密的炼血大阵。

“破坏那些坑洞,应该就能阻止祭坛向外输送魂纹之力了吧?”素雨城城主的分析和秦玄想到了一处。

男童张望着前方血池,不知想到了什么恐怖的情景,面色苍白如纸。

“我先试试。”秦玄稳下心神,沟通符灵,可符灵鬼缩在身体之中根本不出来,这种情况并非第一次见,符灵好似非常惧怕祭坛中的某种存在!

无奈之下,秦玄探出一指,精神力渡入地面,朝着血池而去。

“嗡-”

血海骤然荡漾起波纹,秦玄的精神力并没有触及道血海之中,而是被挡在了外围的一层虚无屏障之上。

“咦!”

秦玄出了一声轻咦,和秦玄一起开口的,还有血海之中飘上来的一具巨大的白骨!

“这,这难道是骨族战士口中的祭坛长老!不好!”

秦玄大惊,那高大的白骨头颅张望着四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