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九十六章 拳套哪里去了

(19-)
第二百九十六章 拳套哪里去了

三足黑鼎成员没有两位领队在场,群龙无,见到魏刑开口呵斥,顿时紧张起来。

“马上前去支援。”修为最高的成员回了一句,将秦玄挡在身后,沉声道:“你们几个,布置隐藏结界将这小子藏在里面,在附近守着,别被其他人现了,我们前去支援。待到大战结束,再想办法把他抓回去。”

三足黑鼎成员加入了战场,令夏家本就不乐观的形势雪上加霜。

赤眉在战场中游走,在其手中受伤的不下百人,气喘吁吁的赤眉紧闭着双唇,口中的血丝依旧在向外渗出。

终于,赤眉找到了夏离,此刻夏离的长上已经被鲜血侵染的湿漉漉,粘在赤红的修行衫上,整个人如同疯的杀戮机器,拼命冲进人群,挥刀劈砍,眼窝已经满是鲜血,额头不知被何种锋锐撕开了一道两寸的口子,猩红顺流而下,看上去格外惊悚。

“你带人离开,四位长老都已经上了战场,家族需要留有血脉传承,带人走!”赤眉一把扣住夏离的手腕,夏离背对着赤眉,条件反射的挣脱无果,猛地朝着赤眉的手指一口咬下。

“夏离,是我!是叔叔!”赤眉突然想要放声痛哭,到了此刻,他才真正的清楚每当自己的兄长谈起家族之时,那种厚重的责任感,一直以来,兄长的语气和言辞都被赤眉看成了一种做作,但到了如今,连夏离这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公主都提刀杀戮,陷入疯狂,赤眉手指的剧痛,比不上心中的愧疚,猛地张开血粼粼的大口向自己的左手拇指咬去,血液飞溅,嘣在脸上,赤眉的动作,令夏离在惊恐中回过神来。

“走!玄修罗事先打开了密道外的大阵,快带人走!”赤眉第一次在面对夏离之时,表现出了严厉和冰冷,夏离面对杀戮都没有害怕,但却被赤眉的眼神触动。

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十四岁的女孩子,经历了血腥杀戮和亲人的期望,心中积蓄已久的沉闷终于爆。

“我已断指起誓,若我夏家不灭,定然踏平魏家浮空城!”赤眉仰天怒吼,一掌拍出,澎湃而又柔和的掌力包裹着夏离,直接将其拍飞到了百米外,赤眉叔的怒吼在夏离的识海回荡,夏离用满是鲜血的袖口抹了把眼睛,在过去几个呼吸的工夫,她已经成长了太多,忍住回望赤眉的冲动,身影连闪,朝着暗处的密道口而去。

天色昏暗,可夏家内城不时有璀璨的能量光芒乍现,那是厮杀中的玄功战技碰撞还在继续,空荡荡的天际,周遭数十里的云层尽数被能量冲击波震成虚无。

“疯了,夏家人已经疯了!”魏家的五长老甩了数下,都没能将挂在身上的夏家子弟尸体甩开,这名只有九十级窥道境的年轻男子如同野兽般扑到自己身上,拼上性命只为了咬自己一口,爆出全部的力量,竟然真的被他咬掉了一块肉,这已经出了修行者心中的常识,但那年轻的夏家男子做到了,引燃了生命中所有的力量,给高高在上的一百二十六级强者留下了一个血洞。

“该死,若是有副领队的拳套,一拳一个,绝对不用这么费劲!”三足黑鼎强者打的拳头酥麻,疯狂的夏家子弟不断的自爆,虽然八成都被阻止,但数个时辰的战斗令人心神俱疲。

拳套哪里去了,拳套已经彻底消失,卡在秦玄的小腹,当时便被恐怖的黑炎融化成了液体,成了秦玄炼体术的养料。

在内城战场的边缘,看似空荡荡的角落,秦玄正被隐匿法阵遮掩在其中,地上的血流还在涌入秦玄的伤口,第十宫炼体之芒已然生了巨大的变化。

血月映照,内城寂寥一片。

魏刑手中长剑上挑着夏家大长老和二长老的级。

“族长,找到了夏家代族长赤眉,已经身陨。”跑来的魏家子弟满脸疲惫,但声音中带着喜悦。

“嗯?”魏刑将赤眉的身体翻看了两遍,一脚踢飞,“放血,把夏家子弟体内的血液都放出来!”

打扫战场足足用去了一个时辰,魏家子弟将夏家浮空城内能够携带的东西尽数搜刮,魏刑估算了一下时间,开口朝着大长老和二长老道:“去看看骨龙怎么样了,大功告成,回去庆贺三天!”

地上躺着的,还有魏家五长老,全身被咬出三十余个血洞,最终被五人联手自爆炸死,六长老的属性分身也被灭杀,反观怪族则受伤不多,这令魏刑眼底精芒游走,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魏族长,合作愉快。”怪族领队现出身形,笑吟吟的道:“按照约定,这夏家浮空城,以后就归我族所有了吧?”

魏刑嘴角扬起,摆弄这受伤的储物戒指,开口道:“自然,别忘了约定中的其他事。”

“哈哈哈,那我们作为东道主,就不远送了,后会有期。”怪族领队看到魏刑的老脸就反感无比,巴不得开口送客。

“就此别过。”魏刑皮笑肉不笑,刚好大长老从骨龙处返回,朝着自己点头,魏刑松了口气,招呼一声,魏家子弟随之撤退。

“快去看看那小子现在能不能带走!”撤离之时,三足黑鼎组织中有人前去窥探,回来后也比划着拇指,就这样,三只队伍浩浩荡荡的离去。

秦玄被三足黑鼎的大汉扛在肩头,四肢无力的下垂,从外表看去,秦玄已经没有了任何异常,就宛如在战场上力量用尽的战士一般。

“死了....都死了.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