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八十七章 你们都活不了

(19-)
第二百八十七章 你们都活不了

“十倍好处,了不得。”颂赞撇撇嘴,袖口鼓鼓的,经过秦玄的解释,颂赞终于明白落神弓要暗地释放效果更好。

“颂赞兄,外边那些魏家子弟,交给你了。”秦玄疲倦的声音响起,夏炎的陨落,令秦玄心情复杂,双目已经泛上了杀气的白色,看上去很是惊人。

“好。”颂赞郑重点头,嗖的一声射出一箭,细小的箭矢射在魏家老者的后腰上,魏家老者原本在暗中酝酿攻势,被这一箭直接射的如同泄气的皮球。

“成王败寇,我也不打算问你的名字,但我想让你知道,你只是夏炎的陪葬品,之一。”秦玄身前悬着十余枚魏家血丹,都是此次在山河图中带出,血丹上的魏家血脉之息令魏家老者双目赤红,但焰鳄动一动庞大的爪子,魏家老者的肉身局部便被挤出血肉,痛苦至极,落神箭将其神脉封禁,连同周身能量也好似凝聚,魏家老者短短数个呼吸之间,好似老了数十岁,低头不语。

“啪-”动手的是夏离,夏离面色苍白,白皙的巴掌打在魏家老者的脸上,其五指内扣,卡住了老者的下颌和侧脸,猛地朝着一旁掀去。

“啊--”老者的下巴被拉脱,惨叫一声,两眼就要翻白。

“我不知道,该怎样能够让他更痛苦,但我绝不要看着他如此容易的死去!”夏离没能将老者的骨骼扯断,心中的愤恨怒不可遏,疯般的扑倒老者身上拳打脚踢。

秦玄仍然不语,索性背过身去,失去亲人之痛可想而知,尤其是被魏家这等小人行径的家伙杀害!

“哈哈哈,不痛不痒,哈哈哈,可我知道一件事,你们会更痛,你以为夏家只是陨落了一个夏炎----”魏家老者虽然无法动弹,全身还在流血,可却猖狂的大笑起来,笑的身体颤抖,声音瘆人。

“去死!”夏离闻言突然一愣,目光和魏家老者对视在一处,这一瞬,对于魏家老者的眼神产生了极度的厌恶!白皙的两指猛地插入魏家老者的双眼,血液飙射在精致的脸颊,魏家老者剧痛之下连焰鳄都难以强行压制,整个人直挺挺的从地上跳起,抬腿一脚朝着夏离的脑袋踏去。

“快躲!”

木清綾在最短的时间做出了决断,天道藤藤蔓从夏离脚底蹿出,将夏离顶飞在半空,失去双眼和理智的魏家老者一脚蹬在藤蔓上,焰鳄怒了,骤然扑下,魏家老者被生生压在焰鳄庞大的身躯之下。

“吞噬,窥神术!”秦玄双掌拍在魏家老者的头颅上,吞噬之力爆,吞噬神脉一族的强者,令秦玄的重伤之躯很快出现了恢复的征兆。

半柱香过后,秦玄将瘦了三圈的魏家老者丢入星核内黑炎焚天大阵之中,并非秦玄无法一次吞噬完,而是在催动窥神术的时候,这名叫做魏林的老者识海内,清晰的记忆了关于怪族,魏家联手对夏家不利的约定!

“夏离。”秦玄喊住了呆滞中的夏离。

“哇---”夏离哭的宛如六岁的孩子,扑到秦玄的怀里捶打秦玄的胸口出嘭嘭的响声。

“如果可以,我宁愿你能够多一些时间来梳理情绪,夏炎的陨落,我们都很难过,可魏家的野心不止于此,他们已经联手的怪族,开始了对夏家不利的行动......”秦玄沉声道。

夏离恍惚间好似刚刚听魏家老者说过,但情绪太过激动,全然没放在心上,此刻听闻秦玄的话,夏离猛地爆出了强烈的战意,宛如一头凶狠的野兽般,捏的拳头咔咔作响,那精致的面庞也狰狞毕露。

“你.....”秦玄欲言又止。

“给我一艘突击舰!”夏离声音铿锵愤恨,“就算是死,我也要将魏家之人尽数杀光!”

“啪-”秦玄一记掌刀砍在夏离的脖颈,夏离软软的倒地,木清綾面色平静的上前扶起,没有开口,直接在秦玄开启山河图之时,将夏离送回山河图中,由金瑶和雷千雨涅妖娆照看。

有了焰鳄的加入,狩猎魏家子弟变得更加高效,颂赞和焰鳄按照秦玄的意思将所有魏家子弟打翻在地,秦玄上前逐一渡入精神力,以青色神芒震碎其本源,而后掌控对方的意念,这个过程是在赶路中完成,炼虚山方圆千里都没有大规模修行者聚集,秦玄战舰的升起也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颂赞催动突击舰朝着夏家的悬空城池而去,一路上秦玄涌去了半个时辰,才将十名魏家子弟的识海记忆改造完毕,秦玄换上了魏林的行头,木清綾和颂赞也盖头换面,原本秦玄打算让二人进入山河图中,但经历了先前秦玄识海震荡后便无法开启山河图的先例,木清綾和颂赞直接否定了秦玄的安排。

“玄修罗,你的身体恢复的怎么样?”颂赞望着秦玄额头侧方逐渐消退的天级战纹,吞咽了一口唾液,那天级战纹和他的比起来,犹如天壤之别,颂赞能够明显感觉到来自那战纹的威压在逐渐消失。

“我隐约已经猜到了第十宫的作用。”秦玄淡然一笑,“这次夏家之行结束,便是给你铸造第八宫炼体之芒的时候。”

“大恩不言谢。”颂赞喜出望外。

突击舰在高空继续穿行了半个时辰,秦玄一直闭目沉凝,观察着第十宫炼体之芒的细微变化,伤口的恢复过程中,第十宫炼体之芒通过不断的修复伤口,从伤口处屡次经过而逐渐壮大!

“妙哉。循环往复,亦或是天道有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