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八十六章 给你十倍好处

(19-)
第二百八十六章 给你十倍好处

“嘭---”

秦玄的手肘和膝盖撑在地上,被径直砸到下方,尽管秦玄已经奋力支撑,但却无法改变自己压住了夏家男子的事实!

夏家男子的胸膛凹陷,身体中最后的鲜血,喷在秦玄的脸上,顺着下颌和脖颈流淌。

“别死,不要死!”秦玄刹那间想起了罗刹军团中奋战失去的兄弟,麻木的双手将嵌在地面的夏家男子双肩拉起。

识海中的震荡再次达到巅峰,秦玄忍受着剧痛,将夏家男子托在半空,脚步踉跄的站立。

“怎么,准备好随他去死了?”魏家老者冰冷的目光中带着嘲讽,对于他这种位高权重之人来讲,秦玄这等窥道境的小辈,本不该拥有和他谈话的机会。

秦玄的体表毛孔中深处森白的杀机,艰难的吞咽下一口唾液,轻轻将手中的躯体放在身前的岩石旁,令其后背靠在其上,看上去,宛如安详的注视着整片战场。

“装神弄鬼!”哧噜还没有羞辱够秦玄,趁着秦玄蹲下身子,抬腿一脚踢在秦玄的身后,秦玄被踢得撞在那山岩之上,但秦玄起身之后,没有动作的变化,还在帮夏家的男子整理着残破的衣衫,眼圈中的晶莹被秦玄生生憋了回去,在修行一途,生死本就难以掌控,但唯有一点,没有人,可以让自己身边之人就这样白白的死掉!

也许是秦玄的举动,令后方四大强者感觉诡异莫名,妖族领队,哧噜,魏家老者,兽族领队,四人站在距离秦玄两丈之外,盯着秦玄将夏家男子身上的褶皱拉平,整个过程,足足有五个呼吸。

秦玄抬眼望了望四周,沉默不语,夏家前来之人,除了夏离被自己先前救入山河图中,其他夏家子弟尽数陨落。

“各位,此子能否交给我处置。”魏家老者摸着下颌精短的胡茬,开口道。

“不能。”妖族哧噜果断开口,“我觉得此人身上有我需要之物,我要查探一番。”

“物?”魏家老者脸色变幻,一直以来,都觉得秦玄使用的那柄长刀可能是个次神器,但次神器对于神脉一族来讲,也算不上了不得的法宝,想到此处,魏家老者释然的点点头,“兽族呢?”

“告辞。这炼虚山之地,给我兽族留下三分之一。”兽族领队不敢再做逗留,他深知所谓盟友在利益面前都是浮云的道理,现在最为重要的,是禁戒兽圣残魂逃走了,他若是获取了残魂,便能够一飞冲天,说完带着身后的兵卫跃上战舰,扬长而去。

“你去找吧,我只要他的躯体。”魏家老者和妖族的谈话,将秦玄当成一个坐以待毙的摆设。

“多谢成全。”哧噜和领队相视一眼,朝着秦玄而去,秦玄就这般愣愣的坐在夏家男子的身侧,看上去双目失神,额头第三目已经闭合,只有鲜血还在向外流淌,修行衫被炸的支离破碎,满身血污和尘土,呼吸萎靡,但杀机却包裹周身。

“没有危险。”妖族领队松了口气,哧噜的大手按在秦玄肩头,催动体内妖圣之力,冥冥中好似有一丝牵引投入秦玄的身体。

魏家老者张望着妖族二人的举动,不明所以。

哧噜静默了半晌,面带疑惑之色,再次催动妖圣之力,可依旧毫无反应。

“怪异,难道是我感应错了?”哧噜摇摇头,站起身形,朝着四周横趟的诸多躯体望去,都是一无所获,“可能不对,不在他的身上。”

魏家老者嘴角翘起,“那我便将他擒下带走了,今天之事,我们合作愉快。”

妖族二人清点属下兵卫,谈了谈关于炼虚山地界分配的事后,战舰离去,场中留下二十余名魏家子弟正打扫着战场,而魏家老者则是站在原地未动,双手十指变幻着印法,一道道精神力符文烙印沿着地面蔓延,费了很大力气,将困阵篆刻完成。

做完这些,魏家老者总算松了口气,现在就算秦玄背生四翼,也难逃他的掌心,这可是九瓣血莲载体,兽族和妖族不识货,但他却已经欣喜若狂!

“我的这位兄弟,他叫做什么名字。”秦玄沉默了很久,一开口,竟然将魏家老者吓了一跳。

“这个死货,桀桀。”魏家老者干笑两声,“知道他的名字有何用,难道你要给他立碑?大可不必,你马上变会去黄泉路上找他!”

秦玄站起身形,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我只想知道,他的名字。”九个字过后,秦玄已经踏出九步,朝着魏家老者而来,没有气息波动,有的只是笼罩全身的杀机弥漫了整个困阵,连魏家老者都觉得身体寒。

“夏炎。”魏家老者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开口回答。

“哦。”秦玄情绪低落的点头,转身朝着夏炎背靠的岩石走去,用手指在其上刻下了夏炎的名字,完全凭借肉身强度将岩石戳出寸余的痕迹,魏家老者不禁眉头抖动,好似察觉到了一丝不安。

一张好似山河重现般的虚影,浮现在半空之中,罩住了困阵,在魏家老者打算动致命一击之前,秦玄和夏炎的身影消失了。

“空间宝器!”魏家老者凭空跃起,一拳朝着山河图砸去。

“嘭-”

巨大的爪子从山河图中探了出来,狂猛的力道将伤痕累累的魏家老者直接拍飞到了地面上!

“吼--”

焰鳄怒吼,半空中的阵法符文光芒急剧抖动。

“大兽!”魏家老者一口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