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六十六节、强者恒强

(31+)

  眼前的一幕让两位封臣吃惊不小,如果说是木要塞遭到了火攻,那么应该四处被烧毁才对,可是这里却只有领主屋宅被烧毁。
  “是火矢吗?”小拜伦看着烧毁的领主屋宅问道。
  “不像,仅仅只有领主屋宅着火。”华莱士爵士查看了一下残垣断壁,里面还压着几具烧焦的尸体,爵士忍不住用披风的一角掩住鼻子。
  “这里的人都死光了吗?”小拜伦围着烧毁的领主屋宅转了几圈,发现这里除了野猫和野狗外什么都没有。
  “当啷。”忽然,在寨子中的一座茅草屋里传来了金属响动的声音,小拜伦和华莱士爵士警惕的抽出了自己手中的剑,同时小拜伦向自己的贴身侍卫们示意了一下。
  几名侍卫立即冲了进去,他们戴着头盔手持剑,不一会几人将一个瘦弱的男人提溜了出来,他们把那人带到了小拜伦和华莱士爵士的面,用力一推男人顺势倒在了地上。
  “你是什么?”小拜伦提起剑指着他问道。
  “大人们,我,我是安格斯领主的家的奴隶。”瘦弱的男人浑身发抖,他抬起头连忙说道。
  “安格斯家族的奴隶,你在这里做什么,其他人呢?”华莱士爵士皱着眉头问道。
  “他们都逃走了。”这名安格斯家族的奴隶是趁乱逃走,但是因为缺少食物迫不得已才又返回,企图在空无一人的屋宅里面找到食物和钱财。
  “为什么逃走?”小拜伦好奇的问道。
  “是诅咒,领主家族遭到了龙神的诅咒。”奴隶颤抖的看着被烧毁的领主屋宅,对两位贵族说道。
  “诅咒?”
  “没错,安格斯领主激怒了神灵,神灵降下了火焰毁灭了他们,其他人害怕神灵的诅咒所以都逃走了。”奴隶对两人说道。
  “神灵、诅咒、怒火?”奴隶的话不仅没有让两人释疑,反而让他们更加的摸不着头脑起来,不过看着那被烧毁的领主屋宅,似乎也只有神灵才能办到。
  安格斯家族覆灭的消息,很快从四处逃散的人们口中传播出去,许多人认为这是安格斯家族不遵守封臣义务的原因,神灵讨厌不忠诚的贵族,而布鲁斯也派出一些奸细四处散播这种谣言,引导着舆论的走向。
  “男爵大人,伊桑家族的族长来了。”爱德华走进了领主屋宅之中,布鲁斯被一群人围绕着,这些人中有工匠也有家臣。
  “又来人了吗?”布鲁斯正准备用自己战争缴获来的财物修一道水渠,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是的,自从安格斯家族覆灭后,原来的封臣们就像是一群惊恐的兔子。”爱德华笑着耸了耸肩膀,无论是神秘论,还是畏惧于布鲁斯的力量,贵族们都纷纷派出使者或者干脆族长亲自前来,向强大的布鲁斯表示效忠。
  “可以,规矩你告诉他们。”布鲁斯点点头,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张羊皮纸,上面画着格林顿的农田,而布鲁斯用黄色的硫磺块,在农田上画着水渠线路。
  “明白了。”爱德华吹了一声口哨,布鲁斯给这些没有遵守召唤的封臣们定下了新的规矩,他们每一年不仅要比以前要支付多一倍的税收,更要保证在战争中为布鲁斯提供士兵,并且还要把年轻的子弟派往布鲁斯的宫廷之中。
  “侍从派遣制度,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这可没有先例。”依桑家族的人听了简直像是炸了锅,可是爱德华却不慌不忙的看着他们。
  “我们不能任由摆布。”年轻的族人对他们的族长劝说道。
  “呃。”可是雪白头发和眉毛老迈的族长却皱起眉头,他看着好整以暇的爱德华,以及在高大城墙上背着弓走过的伊芙,格林顿的一切让他感到太高深莫测了。
  “依桑家族的人们,你们可以回去考虑清楚,男爵大人并不在乎你们的效忠。”爱德华叹了口气,轻描淡写的对他们说道。
  “太傲慢了。”伊桑家族的人们叫嚷着,可是没有人敢离开,安格斯家族一夜之间的神秘覆灭,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之外。
  “够了,大人,我代表依桑家族接受男爵的所有条件。”依桑家族的族长将手放在胸口,他低下头对爱德华说道。
  “很好,请进吧!”爱德华侧过身,向依桑家族的族长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让他独自进入格林顿城墙之内。
  依芙靠在墙垛上喝着酒,她眯着眼睛看着城墙外的人们,在布鲁斯的威吓下,那些不可一世的贵族们垂头丧气,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在内心完全臣服于布鲁斯。
  “贵族是最不可信的。”这时候,劈盾丹尼也走上了城墙,他用轻蔑的目光看着城墙外迫不及待来献忠诚的贵族们,这些贵族只有家族利益,所谓的荣誉和忠诚只是表面的遮羞布而已。
  “可是没有贵族,布鲁斯的统治便不坚固,他订下的税太高了。”伊芙担心的说道。
  “男爵足够强大,他不需要这些墙头草。”劈盾丹尼哈哈一笑着说道。
  布鲁斯确实没有把这些封臣放在眼中,他在意的是自己的直辖领地,封臣们的军队在他看来太软弱,他们的土地又不能直接提供粮食,这也是因为布鲁斯知道有比封建制度更强大的制度。
  “你是说贝墨西公爵被农民起义军围困在城堡里了。”布鲁斯在打发走了工匠们之后,听着斯图科夫向他的报告,这位独眼龙有许多能搞到小道消息的线人。
  “没错,我原本以为贝墨西公爵很强大,但是没想到竟然被一群农奴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