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四十七章 证据

(30+)
“这个壮士,我蒙古语说得不是很好,能否带上我家管事作为翻译?”吴卫站起来对着进来通知的蒙古士兵抱拳说道。

“这…”蒙古士兵稍微语塞了一下,想了想后催促道:“那就带上吧!你们快点随着我来,别让我家台吉久等。”

“行,我们这就可以过去了,还请壮士带路。”吴卫拱了拱手说道。

此时在吴卫的身上已经找不出赶车伙计的痕迹,完全呈现出了一副上位者的作态。

“哎…我这把老骨头哟!怎么就…”黄昂虽然很是不乐意吴卫叫上自己,却也只能无奈站起来跟了出去。

其实黄昂也明白,若非吴卫编出一个什么汉王密使的名头,估计他们此时都已经被这些喀尔喀蒙古人给杀死,葬身狼腹之中了。&1t;i&1t;/i

可是,要如何圆这个谎言?吴卫自十三岁进入王家跟车,哪里会是什么汉王密使?汉王是谁,有谁知道?

如果圆不了这个谎言会怎样?黄昂不敢再继续想下去。黄昂自认为自己是圆不了这个谎,如今只能就看吴卫有没有本事骗过那些蒙古人了。

一路走来,吴卫神情凝重,沉默无言。黄昂虽于吴卫并行,更不敢出声打扰吴卫。

黄昂明白,吴卫现在是在思考着一会该如何回答那些蒙古可能提出来的问题。如果自己还不识趣的打扰他,那不是太过不懂事?而且自己这些人的命可以说都在吴卫的言语之间了。

路程没有多远,几个弯绕的功夫。他们几人也就到了。

“报,青衮杂布台吉。人已经带到。”蒙古包外,带领的蒙古士兵让门口的护卫通报道。&1t;i&1t;/i

此时,只见原本还在嘴里正嚼着羊肉的青衮杂布,端起面前盛满酒的酒碗大饮上了一口,伴着浓香的酒咽下了口中的羊肉后吩咐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台吉…”

随着话音落下,蒙古包中的人无不放下手中的酒肉,纷纷盯着那门口处。

片刻之后,一道亮光冲门帘处闪显出来,只见那掀开的门帘中出现了一老一少两人。正是跟蒙古士兵过来的吴卫跟黄昂。

众人打量了一下。吴卫身高谈不上高,但是与在场的蒙古人相比却也谈不上矮,只是没有他们壮实。相反,黄昂比起在场所有人都要高上些许,脸上带着些文人气息。

“你就是汉人的密使?”青衮杂布望着黄昂下意识的问道。&1t;i&1t;/i

青衮杂布常年与朝廷打交道,对于汉人爱用文绉绉的“弱鸡”早已成了潜移默化认知。故而青衮杂布并不会认为所谓的密使会是旁边年轻的小伙子。

“回…回台吉…我不是,小人旁边的这个才是。”黄昂有些颤抖的用着蒙古语回答了青衮杂布,随着便用着习惯性的手势指向身旁的吴卫。

“哦?”黄昂的话让青衮杂布有些意料不到,他不由得好奇地重新打量吴卫了起来。

吴卫依旧是笔直的站在那里,没有其他异动。与黄昂的畏惧不同,他却是抬着头毫不畏惧的望着青衮杂布看过了目光。

若是以前,饶是吴卫再有胆气也不敢直视青衮杂布。毕竟格局就在那里,这不是他能随随便便就可以越过的坎。&1t;i&1t;/i

不过

“你害怕我?”

此刻,吴卫的脑海中又一次浮现第一次面见张瑞时的情景,他依惜的记得张瑞问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这话。

吴卫听说过剿匪军的主帅六哥非常年轻,却没有想到见到本人居然可以这么年轻,年龄似乎比他还要小上几岁,有点像邻家小弟弟一般。

可是,即使是这样,吴卫依旧是在潜意识中就害怕张瑞。

一个能打败朝廷,占据这么大一片疆土的人怎么能让人不害怕?而且吴卫还听说这个张六哥可是曾经以一己之力就杀了十多个绿林好汉。

也正是种种的传闻以及见到张瑞时,张瑞所散出来的气场让吴卫感到由心的畏惧。所以吴卫在看见张瑞望自己的时,目光就躲闪了起来,生怕自己会不小心惹了张瑞,被他一刀给剁了。&1t;i&1t;/i

“是…是…是的。”吴卫颤颤抖抖的回答道。

“好端端的,为什么害怕我呢?”张瑞看着吴卫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张瑞只是简单的问话却让吴卫脑海已经是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愣住在那里猛揪着自己的衣角搓动。

张瑞见状,只好走了过来拍了拍他肩膀对他说道:“记住,在我这里,只要你身负正气,无惧于任何人。”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吴卫好像突然之间悟到了什么一般,望向张瑞的目光竟然不再躲闪。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一句看是简单的话,有时候就像真言之语,待点破的迷雾的窗纸,就会看到另外一片不一样的天空。

吴卫还清楚的记得张瑞在给他下达了命令后所说的话:“记住,你这次去是代表我们剿匪军。你如果觉得自己做不来可以现在提出来,我不会怪你。”

本章分 2 页,当前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