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154章 走出M2不再是朋友(6000)

(19-)
厉郁心把那天发生的事,从头到尾跟屈非南捋了一遍,就连两个人说的话,几乎也是一字不差的交代了出来。&乐&文& {}

屈非南坐在床头,听着郁心说话,没有皱眉,也没有表示愤怒。

厉郁心把整件事都讲完了,安安静静的坐着,等着屈非南发飙。

可过了很久,屈非南只是过来牵自己的手坐到了床上。

两个人靠在床头,屈非南拉过被子,给自己和她盖上。

郁心一脸茫然的看着屈非南的动作,他不对这件事做出点评家来,自己心里还真不踏实。

“老公。”郁心试探性的叫了他一声。

“恩?”

“你为什么都不说话?”厉郁心觉得有些累,身体一扭一扭的,扭进了被窝,问的还小心翼翼。

屈非南的手搭在郁心的肩上,很自然地将她往自己怀中一搂。

郁心整张小脸就贴在了屈非南的胸膛,闭着眼,还能听到他这时的心跳声。

有力不失沉稳,会让人有一种安全感。

“那你希望我说什么呢?”屈非南把玩着她的手指,轻轻的问道。

他不觉得这有什么,梁奕然的所作所为都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他只是为屈子瑜感到不值。

“哎。”郁心小嘴微张,想说什么来着,张嘴就忘了。是没什么好说的。

郁心默默埋下头,闭紧嘴巴不说话。

“你都推开梁奕然了,我还要怪你啊,我可舍不得。”屈大爷用手指勾起郁心的下巴,给她的唇上啄了一下。“他怎么吻的你,这样?”

郁心小脸绯红,轻轻推了一把屈大爷,但很快又爬上了他的身体。

“就像你刚这样。”

“那就继续咯。”屈非南邪魅一笑,深深吻住厉郁心,长舌转入,直到喉口。

“唔。”厉郁心往后靠了一下,但是屈非南把自己拉的太紧,自己完全不能控制。

yin靡的银丝从嘴角流出,有些沾到了被子,郁心拍打着屈非南的手臂,让他放开了自己。

只是亲吻,没有接下去的动作了。

屈非南放开了她,郁心大口大口地呼吸。刚刚有瞬间,简直要窒息啊!

“你要欺负死你老婆啊?”郁心小声吼了回去。

“我舍得啊?不过就是帮你去除心里阴影。”自己给她治病,她还念念叨叨自己。

逗她呢,“我哪有心理阴影。”

“你心里老想着你和梁奕然的事情,我不帮帮你怎么行。”屈非南的道理很足,郁心无力反驳。

郁心从他身上下来,有点困了。

“这次蜜月,对不起。”屈非南抱着厉郁心,让她靠上自己的臂弯,看她眼睛半眯半睁,知道她有点困了。

厉郁心边听他说话,边两只手环上了她的脖子,换好姿势,要睡的舒服点。

“没关系。我好困啊,老公。”

“困就早点睡,老婆晚安。”屈非南亲吻她额头,“明天上班吗?”

郁心迷迷糊糊,屈非南说的话,自己也听不全。但是“上班”两个字,是听清楚了。

摇摇头,就睡着了。

屈非南等她睡着,轻轻地把她头抬起,放倒在枕头上。

起身,披上睡衣,拿着手机走到阳台上。

抽出一根烟,点燃,狠狠吸一口。

不过,也就一口。厉郁心不怎么喜欢自己身上有香烟味道。

掐灭,打开窗,香烟屁股向外扔去。

不抽,却又那么烦躁。

“在家?我过来。”

“大晚上的。”电话那头明显拒绝。

“明天一早,不管什么理由,我都在你家门口,记得开门。你不用去医院。”屈非南话说的完美,让人不能有拒绝余地。

不管对方答不答应,直接挂断电话。

屈非南就是这样,不管是商场上,还是生活中,他就是一个国家的王,他说一,就不允许别人说二。

一晚上,屈非南都坐在阳台的秋千上,看着窗外。

作为一个哥哥,他真的太失职。

m2,秦淮依旧在他的卡座玩的风生水起。

梁奕然一进去,就准确的找到了他的位置,从钱包里抽出了5000块钱扔在了桌上。

刚玩的起劲的男男女女,都没了声音。

“你们先回去,我们改天继续。”秦淮叫退了身边那些人,整个卡座只有梁奕然和自己。

一叠红花花的毛爷爷静静的躺在桌子上。

秦淮的眼神看着那钱,又看看梁奕然的铁青的脸。

“这钱,什么意思?”

拿过一个新的酒杯,秦淮给梁奕然倒了杯威士忌,推到他面前。

“先喝杯酒。”

梁奕然根本不接受这杯酒,“这钱,我帮子瑜还给你的。”

跟自己猜的不相上下,可是这钱自己不收。

“奕然,我们是朋友?”

梁奕然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点头。

跟秦淮这种人,也是在别人的局上认识的。不算关系特别好,但是有的玩,大家总是一起的。

“这钱是你的,我不能要。”看他有了反应,秦淮就更容易把话接下去。

梁奕然见他这样,冷声道:“子瑜欠你钱,我还给你,有什么不对?”

“她让你还的?”秦淮举起杯子,照在灯光下,杯子里的酒透过光线,变得透明起来,“这酒,真的不错。”

“子瑜不会喜欢你这种二世
本章分 4 页,当前第 1 页